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白家村
    白小梦的小白脸几乎鼓成了一个包子,气嘟嘟的踏着步子往村子走去,其余十几个大姑娘小媳妇也在两村的交叉口间散了开来,往陆家村去的加上白小梦得有七八个,一群大姑娘湿着头发拖着鞋就这么慢悠悠的往回走。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七八个扎起堆的女人那就跟一群小鸡仔没什么差别,莺莺燕燕谈不上,反倒是叽叽喳喳的,说三道四讲什么的都有,让那些插不上话又听不进去的人有些心烦。

     而白小梦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倒不是她插不上话,而是因为这些大小老娘们儿摆明了不让她插嘴

     为什么?

     因为她们谈的是传说中的陆家村小流氓陆安然的各种‘光荣’事迹

     什么拿人小姑娘亵衣亵裤啊,什么为了偷窥埋伏池塘整整一刻钟啊,什么大半夜跑人二妹房外面唱黄曲儿啊,还有...被吊起来弹丁丁!

     若是一般还未出阁的大闺女,估计只是说说就得羞得红了脸,但这一帮大姑娘小媳妇说起来却是没有丝毫羞意,什么话都敢往外蹦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白小梦也不至于插不上嘴,但是奈何他们口中的‘流氓’就是她自己的未婚夫啊

     当初陆家村的‘读书人’陆村长和他的老交情白家村村长学习古人指腹为婚的时候那可是让十里八村的各大乡亲都轰动了,这可是这么多人里唯一一个识字的,谁能和他们家结了姻缘那可是天大的荣耀

     甚至就连白小梦曾经都是这么认为的

     那可是知书达理,明礼懂节,字画诗书无一不全无一不有的读书人

     直到后来,陆安然那家伙出现

     白小梦的一切幻想便全部幻灭了

     好吃懒做,嫌贫爱富,喜甜弃苦,更可恶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极为好色,无论是什么样的姑娘,只要是长得稍微漂亮些就会多看上一眼、两眼、三眼......

     第一次见到自己时,那家伙居然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就这样的败类,居然还能算是读书人!

     若不是碍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夫妻之名,白小梦第一个宰掉的就是陆安然那家伙,这样好色、贪吃、懒做、恶行的烂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是一种玷污

     而且这个烂人居然还是她未来的夫君!

     也正是这个原因,白小梦才不能在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一起骂陆安然的时候加进去,为侮辱陆安然的伟大事业添一把火

     要知道,在这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年代,不管别人怎么说你的丈夫,不管他做的如何不对,作为妻子都不应该随着大流,在众人面前说出自己的不满,扯自家丈夫的脸皮,这种妻子在这个男子为尊的年代是注定被其他人排斥疏远的

     因此白小梦才会憋着一肚子气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几人慢悠悠的走着,没多久就到了村口

     可村庄,却好像与平常有了些不同

     老村长陆阳取出了多年未曾用到的那身披身甲,将身体四周牢牢的绑了起来,五十多岁却看不出丝毫老意,只看那股奋发的精气神,仿佛他依然是当年那个在战场上拼搏的棒小伙子

     他就是陆安然那壮的跟牛犊子似的童生老爹

     陆阳中气十足,一开口,半个村子都能听得清楚

     “男子年十六以上,六十以下,人人持械,随我出村,其余老幼妇孺立刻回屋,有地窖的躲地窖,有暗洞的躲暗洞,我们没有回来之前,任何人不许出来,饿死都不许!”

     话语清晰,可那话的内容却是让村人为之一愣,上一次村长下达这种拼死令还是二十年前乱军以剿匪名义来抢粮抢女人呢,这次是个咋子回事?

     而那些正在山腰耕作的壮年男子则立刻被其他人召集了回来

     这年头乱的不行,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套独立的警备机制,而陆家村就是以村长为首,众多壮年男子为辅,随时都可以拉起一支足有三四十人的队伍,虽然有些良莠不一,但是不得否认这种机制足够有效

     只见那些壮年男子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聚拢了回来,拿刀的拿刀,持斧的持斧,最不济也有一个大铲子随身,足有三十七人的队伍便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聚齐

     山人都是悍勇的,他们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相争,几乎每个人都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没有哪个虚的,不过即便如此,陆阳的目光依然凝重

     语气沉稳,声音却低了很多

     “赵人...来了。”

     ......

     陆安然被那个持弩的黑衣人一把扛起,快速在官路一旁的林木小道中穿行,看脸色已经虚弱到了极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死,左肩上的伤口已经奇迹般的止血了,可却还是有些血痂被一些枝叶蹭到划破,时不时滴出些血来

     说实话,陆安然自己已经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没死了

     本来只是抱着‘就算死也要给这些赵人添添堵’的心理一口把那个黄豆粒似的玉珠给吞下去,谁知这么一吞反倒阴差阳错的救了自己一命,现在他肚子里暖烘烘的,只感觉一股热流不断在身体四周窜动,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是身体内部的情况,比起刚开始已经好了许多了

     估摸着,就连自己手臂上的那道巨大伤口也是那颗神奇的玉珠给治好的,虽然伤口依然极为疼痛,但是被破布捂住的伤口下方已经不再流血了,相比之前一直流血的情况显然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也正是因此,大脑接近清醒的陆安然才有心思在路上留下一些小小的标记

     可是这两座山总共就这么大点,无论对方再怎么不认道,在经过一个地方好几次之后都会产生疑心的,为了不让那把大刀砍到脑袋上,陆安然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在想到那位百将蛮不讲理的架势之后便通通放弃了,最后只能无奈的看着那位百将往山脚走去

     那边,是白家村的方向

     在确定了白家村这个指向标之后,那个百将便好像完全忘了陆安然这么个人似的,不论往哪,第一目标就是这个他自己确定下来的白家村

     虽然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的那一颤,但是始终有股不知名的情感在陆安然心中肆虐,好像不吐不快一般,直叫人感觉心中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只剩下一股极为强烈的愧疚和羞耻感,可惜,不管他再怎么样,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了

     残酷的火焰,被他亲手从自己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却不知是否庆幸,是否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