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大云
    大云皇宫

     欢天殿

     明明已入秋日,这座宫殿内却依旧氤氲,雾霭迷茫之中,一个个白花花赤条条的身影在大殿最中心的浅池中游来荡去,仔细一看,这池中竟是一个个仅披一件薄纱的年轻女子曼妙起舞

     一个同样赤.裸的中年男子悠然躺在这浅池边缘,左右各有宫女端盘,手里端着一瓮淡酒,身后则由几个宫女扶起,轻轻按揉着,只见他双眼色迷迷的向前盯着,时不时还往胯下吞吐着的宫女头上按去,满脸享受表情

     他便是这大云国的皇帝,云朝启明七世,云宫鸣

     他今年已经四十六七了,却仍旧保养的好像三十上下的样子,光看身材样貌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少妇杀手,可看他这红里透白的脸色便可以看出来,他这身子,怕是早就被酒色掏空了

     用那已经被他宰掉的太医官的话讲,他活不过五十。

     不过那又如何,他子嗣足有七十三人,太子也早已请老丞相帮忙定好,余事无忧,再说他也没什么可忧的,就算他再怎么蠢也能看得出他这大云国快灭了,全国上下只余一城岂能有不灭的道理?

     既然没有翻盘的机会,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为什么不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享乐呢?

     云宫鸣已经抱着如此心态活了十多年了,再这么活到死也没什么感到不值的,这天下他该享受的都享受了,还有什么不能死的呢?

     这位大云皇帝自己倒是看的很开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希望他立刻死掉

     只见他身后一名宫女目光一寒,自两腿间抽出一根裹着牛皮的短刃,甩掉碎皮一刀刺来,嘶声道:“狗君!偿我爹爹命来!”

     云宫鸣被这声音吓的一愣,胯下的宫女吓的更厉害,一不小心咬了一下牙,疼的云宫鸣大叫一声,立刻把身子缩了起来,正正好好躲过了这一刀

     不过相比小弟弟,果然还是小命最重要,不顾胯下疼痛,云宫鸣一个团身,往一旁滚去,一边滚还一边大喊:“有刺客!有刺客!来人啊!快来人救驾!”

     不过喊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之前他刚刚下了一道命令,不允许侍卫靠近这欢天殿,而且为了自己的面子,又把这殿壁修的极厚,此时就算是叫破喉咙估计那群侍卫也是听不到的,再怎么喊估计也是徒劳

     看着面前提着短刃步步冲来的女刺客,下体不停流血的云宫鸣吓得腿都软了,一边往池里滚去,一边和那群近乎赤.裸的舞女喊着:“快!快!制住刺客!谁若能制住刺客,朕赐他千金!”

     不过那群舞女哪有那个实力,再说就算有这实力,又有谁会去救他呢?

     所以云宫鸣只能看着这群舞女快速往池子两边躲去,甚至为那女刺客开出了一条道路,看的云宫鸣满心绝望

     灵光一闪而过

     “老丞相!老丞相!快救我啊!”

     那赤.裸着的宫女却没有丝毫影响,步伐极快,双眼通红,神色近乎癫狂

     “狗君!你杀我爹爹,逼死我娘,让我全家八十三口沦落宫闱,生不如死......”

     “我自己,更是被你这狗君玷污...日夜好似身处腥恶地狱,全身肮脏不可触...”

     那宫女情绪早已崩溃,说道这里更是满眼泪水,周围的舞女甚至有几个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都是你这狗君害的...”

     那宫女语气凶狠

     “定要杀你才能解我这一生恶气...死也不悔!”

     说着,一刀扑上

     云宫鸣双眼瞪大,被咬的出血的弟弟甚至渗出了一些黄色污液,竟是被吓得失禁了

     “啊——”

     ‘咚’

     一道青白色光罩蓦然出现在了云宫鸣面前,看到宫女和云宫鸣都是一懵,两人表情顿时截然相反

     云宫鸣顿时笑了出来,眼泪鼻涕顿时和笑容混在了一块,白的黄的极为难看,却笑的极为开心

     “哈!哈!老丞相!老丞相...来...来救我了!”

     随即滑稽表情立刻犀利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宫女,眼神中被怒火与凶狠充满

     “刺杀我?!”

     拍水而立,赤.裸的身子挺的笔直,下体还不停滴着血,食指前点,依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一道白光闪过,氤氲雾气之中,一位褐衣老人应声踏水而出,看到这***场景,眉头一皱,不过也是见怪不怪,长袖一扫,围在周围的舞女顿时炸成了一团血水,温温的池水顿时被这温温的血水染红,檀香顿时被血腥味冲散,腥气渐重

     那前来刺杀的女刺客也顿时愣在了原地,手中的刀刃不停发颤,全身不断发抖,就连刚刚那股癫狂劲儿也被这一瞬的血雾吓没了大半,双眼瞪得老大,全身被一股无形的压力锁定,唯一的动作就是颤抖

     没有一丝希望

     不过眼神却依然仇恨

     “狗君...”

     舌尖咬破

     “你不得好死!”

     手中短刃握得发紧,血液顺着刀刃流下

     那宫女没等云宫鸣说话变在这气势的压迫下碎成了一团血雾,血与池水渐渐交融

     云宫鸣看了一愣,刚想说点什么,可话到了口中却硬生生止住,压在了嗓子里,那滑稽的脸上生生挤出了一副笑容,光着身子就凑了上去

     “老..老丞相!”

     柳年抚听了随意一瞥,看了这云宫鸣不争气的样子嘴角微挑,也不知打量着什么,隐隐带着蔑视

     可云宫鸣早已把脑袋塞进了胸口,又哪敢和柳年抚对视,只是生生受着,不停的说着好话,得了柳年抚的令才安安退了下去,去解决自己下体的问题了

     看了这景,柳年抚笑的很灿烂

     “整整三百年了...”

     “十世血脉也即将凑齐,那钥匙也就可以组成了。”

     目光转向皇宫中央

     “只余一城又如何?最终,那东西还不是由我们拿走...”

     又将目光回转,投到云宫鸣远去的身影上

     “只是可惜...”

     诡异一笑

     “云师兄当年遗愿,我们还是未能完成啊...”

     “云家子孙?嘿...也不枉我这三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