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chapter12 订婚风波
    “姐,这是你的朋友吗?给我介绍一下吧。”白胜奇走了过来,从夏菡出现在会场开始他的视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所以逮到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你不知道她是谁吗?”白胜雪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她原来是夏家的大小姐,不过夏家破产了,她现在是一个服务生。”

     “夏家的小姐?”白胜奇刚刚回国,对夏菡很陌生,但是对夏家小姐这几个字可不陌生,就算没见过人,也听过一些事,特别是关于他姐夫的风流史也算是有所耳闻,一时间他还真是不好反应。

     看着白胜奇有些尴尬的脸色,夏菡优雅的一笑,“你好,白少爷,我是夏菡,安漓泫的前任未婚妻。”

     夏菡的落落大方倒是让白胜奇更加尴尬,人家女人家都没有一点顾忌,倒是他显得小气了,他微微点头,伸出手说了一句,“认识你很高兴,夏小姐。”

     他伸出的手绅士的停在那里,可是夏菡却没有握上去的意思,白胜奇虽然对她客气,但是他的身上却有着一种花花公子的气息,看女人的眼神真是说不上让人高兴,反而让人厌恶,“认识谈不上,我只是参加订婚典礼的,典礼现在结束了,我也要走了,对了,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可是我好不容易买回来的,还是用白小姐给的钱呢,算是还给你了。”

     白胜雪看着夏菡送过来的礼物,好像是一幅画,还有相框,四四方方的被包裹好,她看着这礼物眉头微微一挑,似乎忌惮什么,可是夏菡却笑着说:“白小姐不打开看看吗?难不成害怕我在里面放毒药?”

     白胜雪瞪了她一眼,挤出一丝笑容,“怎么会?你怎么会在这里放毒药,这么多人看着,你也不想让自己背上官司吧?”这些话看似在和夏菡打趣,可是又好像在说服她自己。

     夏菡倒是没有什么别的异样,只是大家看着白胜雪在撕外包装的时候目光不由的聚焦在一起,以至于看见那份礼物的时候,不禁愕然惊呼,会场顿时一片哗然。

     “夏菡,你什么意思?”白胜雪那着那幅画,手臂气的直抖,眼睛好像要喷火一样,一声等待许久的怒喝,弄得刚刚和几位尊贵的客人一起走进会场的白氏夫妇也是一惊,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爱女,其中还有一双美丽的凤眼再看见夏菡的身影时,微微闪动。

     “怎么了?白小姐不满意我的礼物?这可是我找了好久的礼物,跑了好多店呢。”对于她的气愤夏菡笑的惬意,“这幅画不好吗?我觉得画的很真实,感觉不错,不必那些名画,但是也别有意味。”

     “夏菡,你这次过了,今天是我和胜雪订婚的日子,你怎么能送这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安漓泫此时也忍不住出声质问她。

     “送这个怎么了?不好吗?”夏菡好似装傻的欣赏着那幅画。

     “那是棺材,你是故意咒我对吗?”白胜雪死死的瞪着她,狰狞的神情让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夏菡,你是嫉妒我和安漓泫在一起,所以你来报复,你恨他,也恨我,夏菡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只是想得到你的祝福,难道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

     说的真好,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真是说的一腔真挚,可是在夏菡的眼里,她只不过是要大家同情她的处境罢了,顺便把她打入地狱罢了。

     “白小姐,我看你是误会了吧?你之前来找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你和安先生是真心相爱,让我祝福你们吗?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最好的祝福礼物,这上面虽然是画着一个棺材,但是我是有寓意的,我特别的选了一个大棺材,里面可以躺下你和他两个人,这就是预示着你们坚贞的爱情,祝你们死也要在一起。”夏菡说完看着那副画放声大笑,看着周围宾客愕然的脸孔,她高傲的转身离开。

     “夏菡,你给我站住。”白胜雪一把把那副画扔了出去,“哗啦”一声画框应声而碎,“啪嗒”倒在地上。

     夏菡停在那里,回头看着白胜雪气的赤红的脸颊,冷冷的问了一句,“白小姐还有事?”

     “你毁了我的订婚礼,我要你付出代价。”说着白胜雪就冲了过来,抬手就向夏菡的脸上招呼了过去,夏菡淡定的看着她的手向自己落下,但是却在半空中被人拦住,“白小姐,请注意你的身份,在这里打人被人耻笑的只是你。”

     看着自己的手被人钳制住,白胜雪杀人一般的眼神瞪了过去,可是看见一双凤眼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她愕然的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说出两个字,“季——晗?”

     季晗狠狠的推开她的手,看了一眼身后的夏菡,夏菡看见他的眼睛,不禁一愣。眼前的男人,是一个如神祗般美丽的男人,简单名贵的黑色西装,尊贵优雅的气质,只是那脸上淡淡的笑容却让她感到比冬日的寒风还要冰冷。

     “你没事吧?”他低声的问。

     夏菡本能的摇摇头,“没事。”

     他看着她藏在身后的右手,突然俯身倾上,一阵轻呼,在场的人眼神都露出一抹异色,很少让人亲近,而这样主动去抱别人更是没有过的事情,而夏菡也是一惊,只感觉面前的人突然向自己靠了过来,她本能的想后退,可是却被他的手臂圈住了自己的腰,而且他的手直接握住她藏在身后的右手,低声在她耳边说:“别动,这东西危险,给我。”

     夏菡看着他与自己平视的凤眼,好像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她竟然老实的张开手,把早就抓在手中以防万一的叉子放到了他的手中,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只是一瞬间,却让夏菡看着失神。

     季晗握住叉子,转身搂住她的腰,看着已经陷入呆滞的白胜雪,淡淡的一笑,“白小姐,看来你们之间有些误会,其实那份礼物我觉得不错,很深刻,如果她要是和我说了,我想我会送个实物更显得真挚用心。”

     听着季晗的话,夏菡瞪大眼睛,看着他俊美的侧脸,这个男人她认识吗?他怎么会这样说话,明知道人家气的不行,还这样说,不是明摆着找打吗?

     “哈哈,季先生说的是,这礼物确实送的巧思,胜雪,人家这是送出了最深的祝福,你应该笑着接受,怎么可以这样不礼貌?”白父没等白胜雪说话先一步打断,接着满含微笑的走了过来,看着夏菡微微点头,“夏小姐今天能参加小女的订婚典礼是我们的荣幸,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希望你不要介意。”

     夏菡看着白家的人如此反应,疑惑的看向身边的季晗,不过看见他平静无波的眼眸,最后只是默默的颔首:“我只是出于一片祝福,可惜了一幅好画,我可是找了好多家店呢,白白浪费了我的心思。”

     “来人,把画捡起来,明天重新装裱好。”白父含笑着说完话,眼底闪过一丝冷凝,不过却掩饰的很好。

     “还是白先生明白夏小姐的良苦用心,现在你满意了?”季晗宠溺的看着身边的夏菡,那种亲昵感让夏菡有些茫然,就好像这个男人和自己以前就相熟一般,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在旁人看来,季晗已经用他的行动说明了他们的关系匪浅。

     “我就说她钓上了一个金龟婿吧,原来是季晗,她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几个名媛小姐不满的瞪着站在季晗身边的夏菡,季晗在她们我的心里就是完美的白马王子,可惜在王子怀中的公主不是她们。

     夏菡一看见他的眼睛心就会漏跳一拍,最后甚至有些躲闪的点了点头,算是给他回答,这让季晗的心中不禁掀起一丝打破他冷漠的笑意。

     “东西送完了,白先生,我们的之间的话也说完了,如果没事,我们就先走了。”季晗原本不打算来参加这个典礼,只是听到她回来,所以才改道过来,没有想到,还真的让他碰到了不愉快的事情。

     “原来夏小姐是和季先生一起来的,真是男才女貌,一对璧人,让人羡慕。”白父恭维的话没有让季晗领情,只是冷冷的憋了他一眼,带着夏菡转身离开。

     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白胜雪不满的拉了拉父亲的手臂,娇声说:“爸,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白父回头瞪了她一眼,又不满的看了一眼安漓泫,对于这个女婿他真是又爱又恨,如果这个夏菡真的和季晗有关系,那对他们来说真不算是好事,商场入战场,说不定下一个失败者就是他们,想到这白父烦躁的摇了摇头,“不放怎么办?难道我还要把季晗的人抓起来暴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