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chapter20 吃醋的女人
    夏菡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身体酸痛,腰间还横着一个白皙强壮的手臂,她不经意的动了动,他的手臂却本能的收紧,把她圈禁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你醒了吗?”夏菡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问了一句,可是等来的却一阵寂静,这不禁让她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醒。

     可是她再次动了动身体要起来的时候,他却再次收紧手臂,夏菡只感觉自己的后背紧贴着他的前胸,他前胸起伏的肌肉让她的脸颊不由的再次红热起来,“喂,你到底有没有醒?”

     声音有些恼怒,但是却听的很悦耳,特别是夜箜铭听的格外有趣,嘴角微弯透露了他已经苏醒的事实,但是眼睛却没有睁开,只是爱她的上方蹭了蹭,声音有些倦怠沙哑的低吟:“醒了,不过不想起来。”

     “那你就放开我,我要起来了。”

     “现在?你确定你起的来?不会掉下床?”他的声音有些偷黠的愉悦,夏菡听起来很是反感,“放开我,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不要碰我。”

     夏菡刚想挣脱他的手臂起来,可是却被他再次拉了回去,全身酸楚的她竟然一头栽在那里,“啊……”一声惨叫,她痛苦的摸了摸头,该死的居然撞到了他的下巴,好痛啊……

     “咕……”夜箜铭的眼睛总算睁开了,不过犀利的鹰眼破天荒的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色彩,一只手捂着下颚,模糊不清的说着:“你是故意的吗?这是报复我?”

     夏菡回头瞪了他一眼,“你见过有人用头报复的吗?还不是你拉我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的头好痛,差点被你撞漏了。”

     “你这个女人怎么昨晚和今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晚上热情如火,现在又冷冽如冰,你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秘密?”对着一双锐利幽深暗沉的鹰眼,夏菡居然有些害怕的往后一仰,“什么秘密?能有什么秘密?倒是你,两次未经过我的同意,额,肆意强迫我和你那什么,我还没有对你索要损失呢,你倒是审问起我了?”

     “昨晚不知道是谁对我说,幸好是你,我倒是要问问你,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幸好是我怎么样?是幸好是我占用了你?还是幸好你在像被人占用的时候,那个人是我?”夜箜铭说着,整个身体压了过去,夏菡抱紧身前的杯子,捂着胸前,“喂,你又要干什么?夜箜铭有话好好说,你不要过来,喂,你很沉,不要压着我。”

     “你回答我,我就不压着你,怎么样?”夜箜铭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夏菡赶紧别开头,不过扫了一眼他强壮健美的胸膛,她居然鬼使神差的咽了咽口水,这样的小细节怎么会逃得了他的眼睛,他戏谑的笑了笑,“怎么我没有喂饱你,你又饿了吗?这算是你给我的答案?”

     “你说什么?”夏菡的脸腾地红了,不禁暗骂自己是白痴,居然摆明去勾引人,你是怎么了?你也犯花痴了吗?

     “说什么你听不懂吗?那我们就用行动证明。”说着夜箜铭就向她的唇吻去,夏菡好不容易抽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大声的说:“别闹了,我要洗澡,今天我还要去上课呢。”

     看着眼睛上过一丝狡黠,夏菡的心猛然一震,他伸手拉下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心情甚好的说:“好啊,那我们一起去洗澡。”

     “你说什么?不要啊,谁说要和你一起洗了?放开我,放开我……”夏菡想推开他,可是他却拉起她的手臂,打横的抱起她,两个人的身体瞬间黏在一起,夏菡本能的想捂住身体,可是夜箜铭却放肆的大笑起来,“你的手够吗?需要我帮忙?”

     “该死的,不许你看我。”夏菡伸手去捂他的眼睛,可是这样的动作丝毫没有挡住夜箜铭的脚步,夏菡都开始佩服他了,这个男人还真行,居然被捂着眼睛还能走路,居然还没有撞到任何地方,简直不是人。

     “砰,哗啦”一连串的声音,夏菡只感觉自己被抛了一个弧线掉进了里面的水池里,洗澡水飞溅,呛了她满嘴,“咳咳咳……,该死的,夜箜铭你想呛死我吗?”

     看着她在那里的扑拉的挥舞着手臂,小脸被呛的通红,夜箜铭自认为自己的自制力不错,不过看着现在香艳的情形,竟然不由的起了反应,转身进去的时候,夏菡好像找到了扶手一样,一把抱住他,心里还不停的诅咒,该死的,这是什么房间,浴室居然弄的像游泳池一样,弄的她半天都没有摸到浴池的边缘,还呛了好几口水。

     “唔……”就在她还没有抱怨完呢,他的吻已经迫不及待的封住了她的唇,夏菡突然感到一块坚硬的东西抵着她,他的手也顺着摸上她的柔软,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随即从后面抱着她,吻着她的肩膀,脖颈。

     她的身体有着一股淡淡的体香,被热气氤氲之下,更是让人迷人沉醉,夜箜铭张嘴在她肩膀上落下好几个吻痕,而夏菡第一次在浴室里做这样的事,不由的全身僵硬,特别是那温热的水流更是让她的身体更加敏感。

     夜箜铭好像察觉出她的僵硬,微微蹙眉,放佛想到了什么,一把抱起她,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抱着她走了出去,一把把她丢到柔软的大床上,人也随着覆了上来,再次吻上她的唇,鼻息亲昵的交织在一起,他压着她,几乎要吞了她。

     狂风到了,暴雨当然不会远,夏菡还是第一次这样头脑清晰的和他做这样的事,她知道他不应该让他继续是无忌惮的在她身上驰骋,可是但是被他抚弄过的身体,软绵无力,就算头脑还有理智,可是那种颤抖燥热的反应依然让她有了一丝邪恶的向往,沉沉浮浮间,她做出了他所想要的反应。

     甚至主动盘上他的腰。

     而这样的回应,应是让他开始了更疯狂的掠夺。

     这一次真是把夏菡折腾得死去活来,变换过几次姿势,不知餍足,直到折腾到午夜他才放过她。而她早就忘了上课的事情,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有一丝理智的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她绝对不能让他得逞,起码不能让他这样把自己吃透了。

     第二天,当夏菡出现在教室的时候,原本喧闹的教室居然立刻静了下来,她疑惑的看着众人聚焦在她身上的视线,疑惑的转动着眼睛,气氛不对,很不对。

     “夏菡,这里。”乔彤赶紧对她招了招手,她一看见她赶紧走了过去,坐下来的时候,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什么情况?怎么所有人都看着我?发生什么事了?”

     “夏菡,你先回答我,你昨天去哪了?是不是参加了名媛大会?”乔彤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看见她就直接问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夏菡奇怪的看着她,她参加名媛大会是临时被拉走的,她根本没有告诉过她。

     “果然是你。”

     “你在说什么?”夏菡都没她没头没脑的话弄懵了,是她什么?

     “你不知道?你没有看报纸?”乔彤惊讶的看着她,“这事已经在昨天就传遍了整个学校,你居然不知道?”

     “什么报纸?你在说什么?少废话,把话说明白。”夏菡已经被夜箜铭磨走了所有的耐性,现在跟她说话最好她问什么你答什么,其余的都不要说。

     “喏,就是这个。”乔彤这回直接拿出一张报纸,看着上面的照片和标题,夏菡差点吐血,TMD,这是谁写的,上面居然是她被夜箜铭抱走的照片,四张小的,只是记录了他抱她的过程,一张大的,居然是他抱着她,亲吻她的定格,上面显赫的几个大字写着:“天宇少董新宠,破落富家小姐转变灰姑娘。”

     逗号前面的字是小的,后面的是大的,好像有种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感觉,什么情况?怪不得她走进校园的时候,四周的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她还以为今天自己穿错了衣服呢,原来是这张报纸捣的鬼,要说这风云人物就是不能接触,看吧,连做个坏事都有现场直播。

     看着夏菡脸色阴沉的可以滴血,乔彤纠结的一笑,安抚她,“其实八卦嘛,就是喜欢写这些东西,不过你看照片还是不错的,你绝对不是灰姑娘,你本来就是公主,这是王子吻醒了灰姑娘。”

     夏菡把报纸放了下来,苦笑着说:“王子吻醒的是睡美人,而且我不想生活在童话故事里。”该死的夜箜铭,居然就这样毁了她的名誉,天啊,她是招谁惹谁了?

     就在夏菡还没有振作起来的时候,教师里的门“砰”的被撞开了,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冲了进来,往哪里一站煞有单挑的气氛,“谁是夏菡?”

     一声怒吼,夏菡疑惑的抬头看了过去,一个长得粗壮,身高有一米八以上的女人站在那里扫视着,没等她回答,乔彤砰的站了起来,不忿的回了过去,“你眼睛瞎了?自己不会看啊,到这里还敢装老大,周同燕,你找死啊?”

     听见乔彤泼辣的回答,夏菡顿时愣在那里,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今天的一切都这么诡异,这些人是谁啊?

     “乔彤,你最好不要说话,不然我今天对你不客气。”那个被叫做周同燕的女人挽了挽衣袖,夏菡这才发现她的手臂居然那么粗,赶上一个男生的手臂了。

     “客气?是我对你不客气吧?”乔彤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你今天要是敢动夏菡一下,我毁了你的容,扒了你的衣服,不信你试试?”

     夏菡赶紧拉了拉乔彤,她知道她泼辣,学过空手道,但是也不用这样示威吧,动她,那个女人跟她无冤无仇,她干嘛要动她?

     “乔彤,这是怎么了?你干嘛跟她对骂?她们是谁啊?”

     乔彤看她还搞不清状况,一把把她拉过来轻声说:“她们是你的情敌,看见后面那个长的像个妖精的女人了吗?她就是夜箜铭的未婚妻,谷丽颖,也是一个富家小姐,不过她和夜箜铭只是名义上的,说是两家有婚约,不过却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谁也没有证实过。”

     听她这么一说,夏菡抬头看了过去,妖精?那个女人长的漂亮是毋庸置疑,身材不错也是能看得出的,但是妖精好像用词有些过了,只不过是画了淡妆,看上去眼神犀利了一些,倒是没有妖精那股子妖气,不过她可以理解乔彤的用词,毕竟她们现在属于敌对状态。

     “你好,我是夏菡,我们一定有什么误会,可以好好说。”夏菡看向那个谷丽颖,毕竟她是当事人,应该不用这么拔剑弩张吧?

     看着谷丽颖向自己走过来,夏菡微笑的点了点头,不过她却不领情的瞪着她,厌恶鄙夷的问:“你就是夏菡?”

     之前站的远,加上她又画了妆,所以夏菡没有注意她的眼睛,现在近距离这么一看,她是一惊,那眼睛居然有些红肿好像哭过一样,也是,这事被传开了,就等于未婚夫的背叛一样,不哭就怪了。

     “我想我们有什么误会……”

     “啪”的一声脆响,夏菡还没有说完,谷丽颖一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夏菡被打的一愣,随即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袭来,她捂着脸颊看了过去,这是她第二次被打,大概念一样嫉妒,小概念则是之前被误认为是女朋友,现在被误认为是情妇,属于升级了。

     “你凭什么打人?”乔彤一把拉住那个女人的手,瞪了过去。

     “我打了,你能怎么样?”

     “你凭什么打我?”夏菡捂着脸颊瞪着她,她不是没有脾气,只不过她还有理智。

     “打你怎么了?你该打,不要脸的狐狸精,你以为谁都是你能勾引的吗?之前闹了人家的订婚礼,现在又来抢人家的未婚夫,你没有男人就活不成吗?我算是知道夏家为什么会破产,就因为有你这样一个生活不检点的女儿,可见夏家的门风也不怎么样,什么灰姑娘,你就是一只被人穿够的破鞋,你以前的未婚夫不要你就对了,谁也戴不起你这顶绿帽子……”听着她的话,夏菡感觉冤枉到了极点。

     “我说过我们有事可以好好说,你凭什么给我单方面的下定论?破鞋?你认为这样说是贬低我吗?那你呢?名义上是他的未婚妻,他承认过吗?你算什么身份教训我?在他面前你连破鞋都不如。”夏菡不客气的回敬了回去,谷丽颖的眼睛顿时气的通红,指着夏菡吼道:“你说什么?不要脸的贱人,你勾引人还有理了,我今天就用夜箜铭的未婚妻身份教训你,看你能怎么样?”

     看着她伸手扑了过来,夏菡赶紧往旁边一躲,回手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又响又脆,绝对不次于刚刚她给她的一巴掌。

     “你,你居然敢打我?”谷丽颖捂着脸颊,果然是娇小姐,眼泪居然都要掉下来了。

     “我这是还给你一巴掌,警告你以后不要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打人,这是报应,遇事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有要以他未婚妻的身份教训我,行啊,他给你这个名分,我就任由你教训,哼,别一拉不出屎就怪地球没有吸引力?

     你在这喷粪教训我之前先想想你自己有没有资格说我,我是不够完美,没有资格待在他的身边,但是我坦白自然,你呢?你有什么?

     你就是想跟他上头版头条,照这样的照片都没有机会。”夏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犀利的话,好像是心中积累的怨恨一时间全部爆发,虽然太过锋利,但是她却没有任何愧疚,就是欠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