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chapter13 主角回归
    坐在车上,夏菡偷偷的看了一眼开车的季晗,犹豫了再三说了一句,“谢谢你。”

     季晗的眼角轻瞟了她一眼,“为什么要去?你可以不去,让人嘲笑的感觉很好吗?”

     夏菡不以为意的嘟了嘟嘴巴,“人生嘛,就是笑笑别人,顺便再让别人笑笑,没有什么好不好,如果我不去就不会被人嘲笑了吗?我可不那么认为。”

     看着她释然的样子,季晗眉眼微眯,若有所思的说:“你好像真的变了?”

     “变了?”夏菡茫然的看向他,“我怎么变了?你怎么知道我变了?我们之前见过吗?”季晗听着她的话,没有回答,一阵奇怪的寂静让夏菡陷入了深思,季晗?这个名字也好熟悉,书里面好像提过这个人,一双凤眉,长的还这样的俊美,夏菡若有所思的向车窗外看了一眼,突然看见一栋大楼上液晶屏幕正在播放的画面,顿时愣在那里,猛然回头,她看着那一模一样的脸庞,“你是季晗?”

     他听见她激动有些跑调的声音,奇怪的瞟了她一眼,“你刚刚不就知道了吗?”

     夏菡有些黯然的别开头,其实她心底想说的潜台词是,我知道你是季晗,但是却不知道你是和那个该死的夜箜铭有关系的季晗。

     书里面提到过的季晗可是一个大明星,夜箜铭最好的朋友,但是对夏菡可是从来没有过笑容,用她的理解更像是一种厌恶,一种熟悉的厌恶,好像有着某种渊源,又好像有过什么过节,反正那感觉似敌非友,就像现在,虽然他救了她,但是依旧冷漠如冰。

     “前面有个商场,我在那下车就好。”夏菡现在很想离这个夜箜铭的忠犬远一点。

     “在那下车?穿这么一身衣服?你觉得合适啊?或者夏大小姐还有钱再买一套衣服?”季晗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夏菡不禁腹诽,果然是一个讨厌的家伙,知道他是谁了以后,她怎么会这样讨厌他,好像他说的没一句话都让她抵触。

     “这个不用你管,你放下我就是了。”夏菡的声音有些生硬,季晗斜着眉角瞟了她一眼,也没有说话,只是到了商场门口把车停了下来,而她出于礼貌说了一声谢谢,便下车了。

     看着他开车离开,夏菡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该死的,她怎么就忘了这个家伙,不过作者还真是厉害,还真是写出了一个让人看见就战栗的妖孽。

     “铃……”就在夏菡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去,迎接着四处注焦的目光时,她的手机很是时候的响了,“喂,哪位?”

     夏菡有些畏缩的躲避着四周的目光,走到一旁的角落里说着电话。

     “是我。”低沉、冷峻、熟悉的男声传来,夏菡本能的打了一个寒战,居然是他,那个消失了半个月的夜箜铭,该死的,他又想干嘛?

     “我要见你。”他的声音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疲倦,但是口气依旧是那样咄咄逼人,发号施令,好像她是他的奴隶一般?

     “为什么要见我?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我不方便。”夏菡本能往后缩,就算在他面前装乌龟,她也甘愿了,不然她连乌龟都比不了。

     “不方便?你在做什么?”他的语气中有着一丝不满,好像对于她的拒绝有着强烈的排斥感,就像自己的宠物开始反抗不听话了。

     “我?我在,我在和我男朋友在一起。”夏菡完全是为了自保说出来的话,可是下一刻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喂?喂?你在听吗?”明明电话那边没有声音,可是夏菡却能感觉到阵阵冷风袭来,好像那种沉默有着无法预料的危险。

     “男——朋——友。”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出三个字,杀气,绝对的杀气,阴冷的让夏菡感觉眼前一片寒芒,特别是他那双很有杀伤力的鹰眼,夏菡握紧拳头强忍着说道:“啊,对啊,我的男朋友,我们在约会,我没有时间过去,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少的。”

     电话那边的人轻笑了一声,“好啊,既然这样,那你们就一起过来,这样就可以了吧?”

     “什么?一起过去?”夏菡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说这话,当场就懵了,她要到哪找一个男朋友过去,开什么国际玩笑?

     “对,一起过来,怎么?不会连这个时间也没有吧?”夜箜铭转动着红酒杯,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威胁道:“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谁,谁骗你了?”夏菡有些胆怯的直了直腰,“去就去,说,去哪?”

     挂断电话,夏菡差点就跪地下了,不是她孬种,而是夜箜铭真的很吓人,她甚至能想到如果她骗了他,她会是什么下场,无比恐惧之下,她想到的人居然是他,唯一一个能扮成她假男友的他。

     “你找我有事?”陆曦接到夏菡的电话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高兴她还能给自己打电话。

     夏菡听见他电话中吵杂的声音,他微微皱了皱眉,“你不是去参加订婚礼了吗?怎么我听到了广播宣传的声音?你在哪?”

     夏菡听着陆曦的声音,苦笑着说:“我在商场,这边正在搞促销。”

     “你怎么了?”陆曦奇怪她语气中的变化,“难道,你被人欺负了?我就说你今天应该带我去,让我当你的男伴,也不会太过狼狈,我一定帮你找回场子,说,你在哪个商场?我去接你。”

     听着陆曦义气的声音,夏菡好像有了一丝安慰,“陆曦,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你说。”陆曦很是义气的问了一句,不过没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当他看见坐在自己面前的人时,他死的心都有了,看着那双熟悉的鹰眼微、冷峻的盯着自己,陆曦很没种的打了一个寒战。他早就应该猜到她要见的人是他,从他们走进会馆,走进他最熟悉的房间时,他就应该猜到,天啊,你要亡我也提前通知我一声,不带这样的。

     “你怎么在这?”夜箜铭看见陆曦的出现,眉头疑惑的微微皱起,而陆曦看夜箜铭的时候,眉头不是微微翘起,而是都要挂房梁上了。

     “不是你让我们来的吗?”夏菡搂着陆曦的手臂,故作亲昵的看着他,陆曦面如死灰,只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淤血了。

     “我在问你。”夜箜铭看着如坐针毡的陆曦,鹰眼闪耀着玩味狠辣的光芒,陆曦绝对不怀疑,如果他愿意,很快就会拧断他的脖子。

     听到夜箜铭的话,夏菡这才注意到,他问的人居然是身边的陆曦,而一向洒脱的他,这时居然满头是汗,好像很害怕夜箜铭一样,夏菡赶紧拉了拉他的手臂,拿出手绢在他额头上擦了擦,“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地,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来吃块菠萝放松一下。”

     陆曦看着她的手帕在脸上擦来擦去,再看眼前的菠萝,他困难的咽了咽口水,偷偷的瞟了一眼对面眉头越调越高,杀气越来越重的夜箜铭,不由的在心中大叫,夏菡,你难道是傻子吗?没看见他跟我说话吗?你是不是存心想弄死我。

     “不,不用了,我,我没事……”

     “我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她,是你女朋友?”夜箜铭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戏谑,不过这种戏谑好像能杀人于无形,让陆曦本能的摇着头,老实的交代,“她不是我女朋友,我错了。”

     看着陆曦那没种的样,夏菡狠狠的掐了他一下,不过这时候陆曦觉得没有什么比夜箜铭的眼睛更可怕的了,回头看向夏菡的时候,差点满面流泪,“夏菡,我,我帮不了你,他,是,是我朋友,你骗不了他的。”

     夏菡听到他的话不由的愣在那里,“你说什么?他是你朋友?”

     “现在已经不是了,很快他就是我要追杀的人。”夜箜铭说着,手中的红酒杯“砰”的一声发出闷响,下一刻已经玻璃四溅。

     “啊”夏菡本能的惊叫一声,而陆曦也是本能的护住她,可是下一刻,夜箜铭看着他的手臂,手中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红酒,慢慢的起身,阴冷的笑道:“我看你们的关系不错,陆曦,你应该知道碰了我的女人代价是什么,如果你可以为爱献身,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陆曦一听赶紧松开手,纠结的看着夜箜铭,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夜,我真没把她怎么样?只是想看你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丫头。”

     “那你现在的答案是……”

     “好,好像是真的。”

     “那我带她走,你有意见吗?嗯?她的男朋友?”夜箜铭话音刚落,闪电般一拳罩了上去,陆曦不及躲闪,迎面就是一拳,“啊……”就在他着一声惨叫还没有回神的时候,夜箜铭一把把夏菡拉了起来,转身夺门而出。

     “你干嘛?你放手……”夏菡想挣脱他的手,可是他却死死的钳住,而她离开的时候,只看见陆曦痛苦的捂着眼睛,呢喃着:“夜箜铭,你个王八蛋,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打我?”

     “你想做什么?让我出去。”被他圈子怀里看着电梯的门慢慢关上,她急切的想要冲出去,他和陆曦到会馆的时候下午五点钟,她想着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对付夜箜铭的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晚了差点一个小时,之前又与他争论了一段时间,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她就像一个到了十二点要离开的公主,再不走她就会变身的,天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而显然这个时候跟夜箜铭在一起很不理智。

     “跟我说清楚。”

     “说什么?”看着电梯的门关上了,夏菡抬头瞪了过去,“你到底想怎样?”

     “为什么骗我?”夜箜铭俯视着她,好像一个王者,对她进行着严酷的审问。

     “我没有骗你。”夏菡刚说这么一句,夜箜铭一把钳住她的下颚,“跟我说实话,我说过骗我,你要付出代价。”

     看着他眼中的厉色,她身体不由的一抖,“我,我……”

     “该死的,我就知道你骗我,骗我……”他的吻狠狠的落在她樱红的唇上,撬开她的唇瓣,狠狠的蹂躏她的舌,一点也不怜惜。

     “唔……”夏菡瞪大眼睛想推开他,可是他紧紧的抱住她的腰,好像宣泄着自己的不满,粗暴的与她纠缠着,长时间的缺氧让她四肢有些软,只能借助他手臂支撑着站立。

     “叮”的一声脆响,让眼神有些迷乱的夏菡有了一丝希望,电梯门终于打开了,看着外面呆立的服务生,她想求救,可是嘴唇被他霸占着,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好不容易他松开的时候,他却大吼了一声,“关上门,你们明天想失业吗?”

     夜箜铭眼神冒火的瞪着站在电梯门口准备推着餐车进来的服务生,被他这一吼,那个服务生身体从头到脚一阵冷战,下一刻赶紧摁在旁边的按钮上,这个时候他可没有英雄救美的心思,他只想着怎么样保住自己的小命。

     等到陆曦跑出来的时候,走廊里已经没有人影,只看见不断上升的电梯数字,而是显示到会馆顶楼的时候,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暗叫:夜箜铭,你可千万别太粗鲁,那丫头的身板经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