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chapter18 诡异暴风
    “夏菡,你怎么在这?发生什么事了?”陆曦只是看见她跑了出去,原本他是出去找她的,可是人没有找到,回来的时候居然看见宴会厅里围了一群人,而他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谁承想居然是他到处找的夏菡,而且还很狼狈的坐在那里,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那种惊慌失措让人心生怜惜。

     “别碰我。”看着陆曦向她伸出手,夏菡本能的往后一缩,她知道他是在维护她,保护她,可是现在的她不能让他碰到,不然她都不知道他的维护会不会害了他。

     “夏菡,你到底怎么了?”陆曦的手尴尬的停在那里,而夏雪看了一眼陆曦,不爽的耸了耸肩,“你是谁?干嘛的?”

     陆曦看着夏雪并不陌生,他还记着那天她们把夏菡拉走的情形,“这样的状况你还有心思问我是谁?不是应该把你姐姐扶起来送回家吗?”

     “她话还没有说清楚,回什么家?那是一个狗窝,不是家。”夏雪上去不客气的推了一把夏菡,“夏菡,你把话说清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的钱到底哪来的?”

     夏菡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放开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哼,现在倒是装起纯洁了,还不让人碰,也不知道是不让女人碰,还是喜欢男人碰?”齐梦飞的话刚说完,夏雪就冲了过去,“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她没有承认,我就不许你说她。”

     “她还要怎么承认?这是默认,变相的承认,如果不是,你让她自己辩白啊,用你在这里急的上窜下跳的吗?”齐梦飞气定神闲的看着狼狈的夏菡,“夏大小姐,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有没有求我姐姐带你去会馆卖身,你倒是说啊,会馆的合同上可是有你的签字,你可要说真话,不然被人查出来,你也没有台阶下。”

     “你说什么?”陆曦好像听明白了她们的对话,眼神猛地瞪向齐梦飞质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会馆,谁告诉你这些话让你毁她的清白,说。”

     齐梦飞虽然不知道陆曦的身份,但是却知道他是有名的公子哥,人长的不错,人脉也很广,而且家世背景好像很厉害,这里的人对他都是礼让三分,所以被他这么一瞪,齐梦飞不禁有些害怕,“我,我说的是实话,我没有毁她的清白,事实就是如此。”

     “事实?你看见了?或者你有证据?信口开河的话谁都能说。”

     “我当然有证据。”看着周围动摇的视线,齐梦飞赶紧说:“她去会馆就是找我姐姐一起去的,文件还是我姐姐看着她签的呢,十五万的卖身费可是白纸黑字写明的,会馆的老板就是我表哥,而且他今天也来参加这个宴会了。”

     “你表哥?”陆曦几乎是咬紧牙关吐出了这几个字,“好啊,那你就把他找来,只要他能拿出证据,你就可以不用在这里废话了,但是如果没有证据,那我就要你们全家为你这样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齐梦飞慌乱的找寻着她口中说的表格,可是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我,我不知道我表哥去哪了。”

     陆曦阴冷的笑了出来,“不知道去哪了?难不成人还会凭空消失了不成?”

     “不用找了,你现在就可以付出代价。”一个人影被人推了一把,踉跄的身体猛的冲了过来,差点撞到夏菡,不过夏菡躲避的很快,好像她一直坚守着最后的防线,伴随着尖叫声,她把自己缩的更小,好像要钻到地缝里一般。

     看着她的样子,跟在后面出现的夜箜铭不由的皱起眉,锐利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夏菡。

     “表哥?”

     “齐三?”两声几乎同步的惊呼,不过陆曦的却满是冰冷的怒吼:“你是她表哥?”

     齐三之前一直都站在这边,所以发生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他才不敢出头,特别是这件事牵扯夜箜铭,别人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他是亲身经历的人,知道夜箜铭对夏菡的特别照顾,他原本打算阻止齐梦飞,可是看见陆曦出现,他就知道这事完了。

     情急之下,他就想着溜走,不管事实是什么只要他来个死无对证,大事也会化小,小事也能化了,不然他就是倾家荡产也斗不过夜箜铭啊。

     可是他人还没有来得及溜就被夜箜铭给抓了正着,看着他黑着一张脸,眼神锋利的逼视着自己,一阵凉风好像从他的身后袭过,弄弄的杀气更是让他的双腿发软,别提跑了,求饶都来不及。

     “陆,陆少,是我,我,我是她表哥,不过是远亲。”齐三看了一眼齐梦雪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他今天怎么就着了魔带了这个丫头来参加什么宴会,这不明摆着找死吗?

     “呵呵,这是还真是巧,没想到我要找的人就是你。”陆曦蹲在他的身边,看着他额头满是汗水,好心的拿出手帕在他脸上狠狠的擦了几下,然后不阴不阳的对着他笑:“齐三,你还真是厉害,你的会馆居然做这样的生意,我怎么都没听你提过?”

     “陆,陆少,您,您这是什么话?我,我的会馆做什么生意了?”齐三决定打死都不能承认,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少装糊涂,你表妹都说了,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这个女人你认识?她在你那里卖了身?”陆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说实话,我姓陆的不是一个仗势欺人的主,我要的就是一句实话,不然人家姑娘的清白,可就被你那表妹给毁了。”

     “表哥,你说实话,怕什么?本来就是事实。”齐梦飞也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可是她却不能忍受比人对她的质疑,所以她硬是把齐三往绝路上逼。

     “什么事实?哪有什么事实?陆少,您是知道的,我的会馆做的可是正经的买卖,什么卖身?怎么可能卖身?那是犯法的。”齐三管不了那么多,咬死了就是不承认。

     “你放心,我听说你们还有什么合同?有了那个,你不会有事的。”陆曦虽然是这样说,不过眼神却是另外一种意思,齐三,你最好给我继续装下去,只要你敢说实话,我保证让你明天就体验一下劳苦大众的“励志”苦难史。

     “什么合同?陆,陆少,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都没有做过那样的生意,哪有什么合同。”齐三赶紧拉住陆曦的手臂辩白的说:“陆少,天地良心,您还不知道我吗?我真没有,真没有啊……”

     “表哥,你在说什么?你不要怕他,有就是有,反正是她自愿的你怕什么?你只要把合约书拿出来,大家都会为你作证的。”齐梦飞毕竟太过年轻,她的小姐脾气一上来只顾着自己的脸面,却完全不管周围形势的变化。

     其实从夜箜铭把齐三推进来开始,周围的人就已经看出了苗头,能来这种地方的人都是人上人,靠的就是眼力吃饭,就算知道齐三的话是真的,合约也摆在这里,他们也不会轻易给谁作证,除非他们想得罪夜家。

     “梦飞,你给我住嘴。”齐三赶紧回头看向夏菡,恳切的说:“夏小姐,对不起,我表妹口无遮拦,毁坏了夏小姐的名誉,我在这里替她道歉,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她吧。”

     谁知道夏菡一见到他那张脸,就受惊的大叫起来,脸色红彤彤的,透着一种妩媚的风情,声音虽然是惊叫,却还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柔情,这样的夏菡反而让人有种异样的悸动。

     就在一刹那诡异的沉默中,夜箜铭突然走了过去,不顾夏菡的叫声,毅然的抱她抱起,“放开我,放开我……”夏菡虽然在挣扎,可是夜箜铭却感觉她的拳头没有一点威胁,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触感,特别是她那慌乱的红唇,一张一合的嚅动更是有着一种让人恍惚的魔力。

     夜箜铭突然低头吻住她啰嗦的红唇,深邃的眼眸却似无边无际的黑洞,让夏菡惊愕之余,居然还贪恋着他口中弥留的一丝烟草的余味。

     众目睽睽之下,夜箜铭抱着夏菡就吻,不说周围不相关的人错愕,就连陆曦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居然这样迫不及待,哥们,就算你喜欢,就选你霸道,也该有个限度吧,你这是争着抢着要当明天的娱乐头条啊。

     夏菡任由他吻着,甚至开始贪图来自他身上的清凉气息,手臂不知不觉的搂住他的颈项,享受的回应着他,舌头不断开始挑拨着他的心,那种迫不及待,甚至让她的脑海中有了一种暗示,暗示着她又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性,爱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