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chapter50
    “夏菡,你太棒了,我太崇拜你了……”陆曦从楼梯飞奔下来,张开手臂,直接扑了过来。

     “你要是敢碰她,我掰断你的手。”静身而立,声音却带着一抹狠辣的阴冷,哇靠,我躲,陆曦明明看见伊人已在眼前,却直挺挺的转身躲避,哎呦,他的老腰啊,差点没折了。

     “夜箜铭,你要死啊,不就是一个拥抱吗?用得着跟我拼命吗?”陆曦栽进一旁的沙发里就忍不住发牢骚,“就知道吓我。”

     “是不是吓你,你上去抱抱试试啊,看他会不会当场杀了你?”季晗端着一杯花茶悠闲的喝了起来。

     陆曦转头瞪向他,“你丫的安得什么心?我惹你了?”

     季晗莞尔一笑,“你死了,夜就要偿命,我正好坐收渔翁,这笔买卖划算。”

     “屁啊,季晗,我都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卑劣。”

     “是吗,我不觉得,我倒是觉得我很无私,放心,我也不会让你白死,我一定出庭指证他,你要知道指正天宇集团的继承人之一,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陆曦一下子炸毛了,“放屁,你怎么不盼我点好的?”

     “好的?有盼头吗?”

     季晗一句话直接ko了陆曦,有时候夏菡也想过,如果季晗不是这样毒舌,也许还真能算是一个不错的禽兽。

     “夏菡……”陆曦颠颠的跪在夏菡身边的沙发上,双手一搭,目露哀怨的望着她,特像一只满含委屈的小哈巴狗,巴巴的说:“夏菡,求安慰。”

     夏菡苦着一张脸看着他,“我也想安慰你,不过这顿饺子真是包的我血肉横飞。”

     “血肉横飞?是不是太夸张了?”陆曦明显不信。

     夏菡猛地抬头向他瞪去,随即伸出双手,恶狠狠的说:“你看,你看,这就是证据。”夏菡十个手指,有六个抱着创可贴,那惨目忍睹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了什么酷刑呢。

     陆曦呆滞的看着那双手,“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夏菡猛地扯下一个创可贴,里面那道不深不浅的伤痕还有红肿的迹象,陆曦瞬间开始犯恶心:“夏菡,你确定给我吃的是饺子,不是毒药吧?”

     夏菡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你说我的血是毒药?嗯?亏我这么辛苦做这个讨好你老妈,简直就是自虐……”

     知道夏菡是真生气了,陆曦赶紧讨好的说:“夏菡,你不知道你现在生气的样子多有魅力。”

     “是吗?”夏菡冷冷的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我骂人、打人的时候更有魅力,你想试试?”一粉拳过去,陆曦躲的那叫一个干脆,夏菡知道打不到他,也懒得费力气,直接上楼回房间休息去了。

     “得了,主角走了,现在我们说说你们两个的事呗?”看着客厅里坐着的两个男人,陆曦抱起肩膀,目光难得的严肃。

     “我们还有事要说的吗?”夜箜铭憋了他一眼,蔑视、不屑,十分打击陆曦脆弱的小心脏。

     “怎么没有?”陆曦握拳反驳,同时还小心的看了一眼二楼,声音又降了少许,“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夏菡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们两个先什么殷勤,存心整我是不是?”

     “别太抬举自己,我们只是不想让夏菡吃亏。”季晗拿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看了看今天的新闻,顺便刷新一下自己的微博。

     陆曦一屁股坐到他的身边,瞪着他,“我怎么让夏菡吃亏了?我只是帮她端饺子就被你一掌推开了,你是怕我妈看不出我们是假的,对吗?”

     “错。”季晗严肃的纠正:“我是怕伯母看的不明显。”

     “季晗,我要杀了你。”

     看着陆曦的魔手伸了过来,季晗直接把眼神递向了夜箜铭,“你杀我之前,先杀他吧,他表现的比我还明显,剥皮,挑虾线,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些绝活?”

     夜箜铭憋了他一眼,“电视上学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学东西这么快,不过要知道你看,我应该加点什么。”

     “加什么?”陆曦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夜箜铭眸色深沉如冰的望了他一眼,起身一声不哼的走了,这种无视中带着嫉妒的鄙视让陆曦气闷的差点憋死。

     客厅里只剩下陆曦和季晗两个人,而刚刚还玩世不恭的陆曦也敛起了那惯有的痞子笑,表情严肃的转头看向季晗:“现在该说说你的事了吧?”

     “我?什么事?”季晗手里还拿着半个橙子,还是之前夏菡塞进他手里的,原本他是想喝杯红酒,可她说,今天已经喝的够多了,不要喝了,还是吃点水果吧,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接了,然后掰下一瓣放进了嘴里。

     陆曦皱眉看着他静静的吃着橙子,“你以前并不喜欢吃这种东西。”

     “没有什么喜不喜欢的,以前只是没有想到这东西还有这样的味道,现在知道了,我很喜欢。”

     陆曦有些急了,“这是你给我的回答?你认为我应该相信你的鬼话?也许哪一天你口味又变了,不想吃了,那又该怎么办?是把它扔了?还是碾碎,或者让它自己溃烂?季晗你跟我说实话,你对夏菡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你呢?为什么独独对她这么认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在为她着想?”橙子有些酸,而事实上他并不喜欢酸味,可是这种酸味却刺激着他的味蕾。

     “因为她帮了我。”陆曦认真的看着他,“你知道我这个人爱恨分明,我虽然喜欢女人,但对诚心相交的女人,不会那么犯浑。”

     季晗把最后一瓣橙子堵进他的嘴里,“犯浑?你怎么不怕夜箜铭犯浑?那家伙好像更不值得相信。”

     “可是他之前没有女朋友啊……”陆曦呜呜的说着。

     “可他却只爱他自己。”

     季晗突然站了起来,一双凤目冷冽的瞪向他,陆曦瞬间愕然愣在原地,多久了?他都没有看到季晗这样阴寒的眼神了?好像从季家出事之后,他就把所有的恨都隐藏了起来,每天过的云淡清风,可却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寞落。

     “晗,你……”

     也许发觉自己的失态,季晗转而轻笑,“不是还有你吗?”

     “什么?”陆曦的脑袋有些转不动了。

     “如果我犯浑,不是还有你收尾吗?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吃了,扔掉了,你就捡着;碾碎了,你就拼上;溃烂了,你就吃下去,刚刚你不是就吃下去了吗?”说完,季晗转身走了,留下陆曦呆呆的看着前面,过了好一会儿,他猛的跳了起来,骂道:“妈蛋,季晗,你居然给我吃了烂橙子,老子卸了你。”

     接下来的几天,夏菡一如既往的忙碌,忙着陪陆妈妈逛街、吃饭、美容……,反正每天过的即充实又痛苦。

     陆曦给了她一张卡说:他妈要的,他都买单,让她不要替他省钱。

     夜箜铭也给了她一张卡说:你要买什么就买,不要太寒酸,反正你欠了我那么多钱,也不在乎多欠一些,别让人家把你当下巴老看。

     没过三天,季晗居然也给了她一张卡,见她要拒绝,他的话更是简练到让她无法拒绝:“你的工资卡。”

     “什么?”夏菡脑袋瞬间有些死机。

     “陆伯母明天就会离开,你也应该开始工作了,总不能签了合约,拿了钱,不办事吧?”

     夏菡一听眼睛晶晶亮,“真的?陆妈妈真的要走了吗?”

     季晗见她那兴奋样,失笑:“原来你不是为了钱高兴,而是因为陆伯母离开而高兴?看来这几天陆伯母可真是把你调教的厉害?”

     夏菡很窝心的摇了摇头,“也不是,其实陆妈妈对我真的很好,只不过她每天带我去的地方,我是真的怕了,钱没少花不说,我还要遭罪,特别是她还给我报了一个瑜伽班,人家练瑜伽是为了瘦身束体,而她呢?就是为了让我生孩子好生,我真是无语了。”

     其实这几天夏菡的遭遇,他也是有所耳闻,而且她每一天所有的待遇如何,完全可以从夜箜铭的脸上表现出来,那挑高的一双剑眉就是最好衡量标尺,以至于陆曦每天看着那双眉角的弧度,见势不好立刻就跑。

     “陆家不必一般人家,陆伯母没有太多的时间和陆曦纠缠,而且我也相信她能看出你和陆曦那点事……”

     夏菡赶紧凑到他的身边,神经兮兮的问:“你是说她知道我和陆曦是假的?”

     “都是聪明人,不知道才是有问题呢。陆伯母经历的比我们多,阅历早就是练出来的,她不想说出来是有自己的打算,而她这种人的打算远非你这点心眼可以揣测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季晗调转话题,“歇息几天,你就要开始工作了。”

     “工作?”夏菡一听一下子来了精神,她还是对赚钱比较有兴趣。

     “我接了一部戏,你跟我一起出演,演我身边的一个女秘书,戏份不多,对手戏基本就我一个,这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不过你没有演戏的经历,就先从小角色试试感觉。”

     夏菡听了蛮有意思的,她还从来没有拍过戏呢,“好啊,有你在我就不怕,我听你的。”

     季晗抬头看了她一眼,俏丽的眉角,嚅动的嘴唇,透着一股纯粹的喜悦,犹如孩子般的灿烂。

     恍然间,季晗响起了陆曦的话,“晗,我劝你还是放手吧,你这样做就是在为难你自己,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季晗淡淡的一笑,“我只是好奇。”

     陆曦一怔:“好奇?”

     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如果我不放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你这是在冒险?”

     季晗失神的别开头:也许他是真的在冒险,可他却不想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