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chapter41
    “喂,你们两个算男人吗?怎么吃个饭好香吃炸药一样?有那么难吃吗?”看着季晗喝水猛咽,夜箜铭张嘴生吞,不知道的还以为给他们吃人肉呢。

     季晗擦了擦嘴巴,有些僵硬的一笑:“我吃好了,今天胃口不好,东西是好的。”

     “我也吃饱了,你自己吃吧,记住下次还是吃肉的好,这个还是不要常吃。”夜箜铭闷闷的说了一句,换来夏菡一个白眼之后,他明智的闭上嘴。

     “我看你们这些大少爷就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已经失去了味觉,这才是人间的美味,真是不没有品位。”夏菡拿起筷子自己吃了起来,刚刚光喂夜箜铭吃饭了,弄的自己越来越饿,这回要全部补回来。

     看着夏菡吃的那叫一个香,连带着示威鄙夷的眼神,夜箜铭不爽别开头,说了一句,“你该减肥了,抱你一下都能让我骨折,你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女人像你这样的体重相当于自杀。”

     “如果我不吃,我现在早就死了,那就是谋杀。”夏菡一边吃一边说,一点淑女的样子都没有,而季晗看着她这幅模样,不由的皱起眉,“夏菡,你怎么也算是一个千金小姐出身,怎么会喜欢吃这些东西,而且还吃得这么……”

     “这么神秘?”

     “这么没有形象,你家里人都不会管束你的饮食习惯和礼仪的吗?我可听说夏家的规矩出奇的严格,特别是已故的夏总裁也是对两个女儿都是家教很严的。”季晗的话让夏菡一下子噎到了,季晗的心思要比夜箜铭的细致,他看到的往往是微不足道的细节,可是就是这个细节才能让人觉得她不是夏菡,可是那又怎么样?她有着夏菡的血液和身体,除非是神仙,不然就算被人察觉到怪异,在理论上她依旧是夏菡。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不想做以前的下夏菡,以前的夏菡又压力,又背景,又不得不遵守的不得已,可是现在的夏菡没有了,因为她一无所有。”夏菡捧着碗,要是在此之前,她也许不会这样有肆无恐,现在她已经释然了,其实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掩饰自己的身份,她更多的想丢开这个身份,还有那对让她头痛的母女。

     “夏菡,你给出来,我知道你在医院里,你给我出来,要是让我找到你,我一定打死你,算我命贱,不该生你这样一个不知廉耻,不孝不义的女儿……”一个尖利的声音好像发疯一样在医院的走廊里乱喊,不管多少医生和护士在制止这样的吵闹行为,但是走廊里推着轮椅的女人依旧使劲儿的甩开他们,“妈,夏菡一定在这层楼里,我亲眼看见她和一个男人来的这里,一定在这……”

     “你们把夏菡给我找出来,不然我不会离开的,绝不,难道你要我死在这里不成?”谭华大吼的看着周围的人,她知道这一层住着的都是医院的VIP病人,而她以前的病房也是在这里的,不过现在她却只能住五六个人的公共病房,而这一切她都怪在了夏菡的身上,那种不能满足的虚荣心,变成了夏菡不孝的证据。

     “夏夫人,请你不要让我们难办,这里都是医院尊贵的病人,你再这样闹下去,不要怪我们让保安请你下去。”一个医生已经被她缠烦了,从听了夏雪的话谭华就爆发了,在病房里大喊大叫影响别人不说,还直接闯进了医院的贵宾楼层十二楼,不仅影响了别人的休息,更是影响了他们医院的声誉,这里的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好啊,你们如果敢把我赶出去,我就对媒体说,你们医院没有仁心,不收治患者,而且还草菅人命,你们尽管撵我。”谭华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也不管周围诧异的视线,她不好过,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好过。

     “夏夫人,请你不要让我们难做,这里是医院,不是你的家,医院有医院的规定,如果您一定要这样做,我们也没有办法,要说,您就说吧,叫保安。”那个医生也是气急了,直接让人叫了保安,谭华见势不好,眼神慌乱的扫视着四周,突然她猛地从轮椅上跑了下来,冲到一旁的一辆护士用的手推车上,抓起一把小型号的手术刀就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动脉上,“你叫啊,你们敢叫我就死在这里,看你们厉害,还是我厉害。”

     看着谭华这样无理的折腾,医院的人头痛不已,关系到人命的事任何人也付不了责任,场面一下子僵持了下来,“夏夫人,你最好不要做傻事。”

     “把夏菡找出来,只要她来,什么事都好说。”谭华看着周围医生护士,那尖利刻薄的样子,让人只能唏嘘却无力阻止。

     “好,你等着,我让人帮你找,你冷静一点。”

     “妈,妈……”夏雪推着轮椅跑了过来,看着谭华还沾沾自喜的笑了出来,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妈,做的好。”她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医院的人抓狂,这对母女是不是有病啊,居然配合着要寻死腻活,这个夏菡也是够倒霉的,怎么摊上这么一堆母女。

     “咚咚咚……”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夏菡嘴里正塞着猪皮,呼噜噜的吃进去,刚要去开门,季晗一把摁住她,“我去,你好好吃,慢点吃,不然会消化不良的。”

     夜箜铭躺在那里看着她豪迈的吃相,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从非洲难民窟出来的呢,真是一点形象都没有,恶心死了。

     “对不起,季先生,请问这里有一位叫夏菡的女士吗?”一个小护士原本跑的气喘吁吁,可是看见开门的季晗,口水猛的咽了下去,噎的嗓子都痛,可是来不及欣赏季晗的帅气,就脸颊通红含羞的问了这么一句。

     “你找夏菡有事?”看着小护士跑的通红的脸颊,好像很急的样子。

     “是有事,医院来了一对母女,说什么都要找夏菡女士,我们试图阻止,谁知道她们以死相逼,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如果夏菡女士在,请您让她跟我们走一趟。”小护士说的很急,看着季晗凝视她的眼神,又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等一下。”季晗关上门走了回去,看着夏菡还在吃,他犹豫的站在那里。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夜箜铭感觉到他的脸色不对,随口问了一句,正好夏菡也抬头看了过来,眼神充满了疑惑。

     “有人找夏菡,是一对母女,我想应该是你妈和妹妹。”季晗这回可是把夏菡噎到了,她模糊的吐出两个字,“妈,妹……,咳咳,咳咳……”

     夏菡嘴里的东西一下子喷了出来,她赶紧捂住,狼狈的捶着胸口。

     夜箜铭一看,因为手臂活动有限,赶紧拿起一旁的杯子递了过去,“让你慢慢吃,怎么还呛到了?”

     季晗也赶紧跑到她的身边,捶着她后背,递上了纸巾,“快,吐出来,别咽下去……”

     一阵手忙脚乱,夏菡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额头全是细细的汗珠,“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季晗,你去告诉他们,让那对母女赶紧给我滚,把她们赶出医院,有什么事我担着。”夜箜铭脸色又换上了让人熟悉的冷漠,其中还带着一丝寒彻入骨的煞气,好像什么东西已经燃烧了他心中的愤怒。

     “恐怕不行,听说他们以死相逼,说什么都要见夏菡,不然医院的人也不会找到这里。”季晗看着夏菡憋红的脸颊,担心的说:“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看看?”

     “我真的没事。”夏菡擦了擦嘴,淡淡的一笑,“我就应该听你的话,慢点吃,真是浪费。”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说这个?”

     夏菡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个时候怎么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她们要见我,我见她们就是了。”

     “你要去见她们?”夜箜铭鹰眼犀利的瞪了过来,夏菡无奈的一笑,“不然呢?”

     “她们那样对你,死了也活该,你干嘛顾忌她们?人要吃一见长一智,像你这样,就是活该被欺负。”夜箜铭的怒火并没有激怒夏菡,相反,夏菡很感激,因为他知道他是为了她好。

     “她们是不会寻死的,她们就是为了见我,我不是顾忌她们,从她们出卖我一次又一次开始我就已经对她们没有什么感觉了,可是现在我不出去,为难的只是医院,而且也难保她们不会再来找我,有些事不处理干净,永远都逃不掉。”夏菡的话让季晗垂下了眼眸,“我陪你一起去。”

     夏菡转头看向他,“好啊,不过给你添麻烦了。”

     “这算什么?”

     看着他们走出病房,夜箜铭生气的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打翻在地,鹰眼放着寒光,嘴角狰狞的呢喃:“该死的,你们这些人真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