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chapter21 女人的报复
    “夜箜铭你给我出来。”夏菡气喘吁吁的跑到会馆的VVIP房间,这是夜箜铭和陆曦他们的秘密据点,而她闯进去的时候,果然看见陆曦坐在里面,而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金发洋妞,一手搂着人家的腰,一手隔着衣服摸着人家的前胸,嘴巴还贴在一起,激烈的纠缠着,被她这么一嚷,一下子定格在那里,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维持着现状。

     “啊……”突然一声迟来的惊叫响起,陆曦赶紧收回手,揉着自己被阵痛的耳膜,无奈的抬头看着她,“小姐,要喊也应该是我吧,你能不能淡定一点。”

     看着陆曦不爽的白了自己一眼,夏菡果然挺住尖叫,木然的看着他,他说的好像很对,她好像真的是打断了别人的好事,特别是看见那金发美女不满的瞪着她整理着衣服,夏菡深感抱歉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夜箜铭的朋友,行事果然出奇的相似,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只要想做,管它是白天晚上,连门都不锁,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夏菡在心中这样腹诽着,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房间一般人是进不去的,除非里面有人需要服务,不然谁擅自进去第二天都会莫名其妙的在会馆消失。

     “你找夜?”陆曦的声音有些低沉,夏菡也知道他是在尽力保持自己的风度。就这一点夏菡觉得他要比夜箜铭强多了,要是夜箜铭弄不要会把她打包扔到外太空去,或者把身下的人推开,把她办了,这一点她绝对不怀疑。

     “是啊,我要找他有事,你知道他在哪吗?”陆曦可能是平复了自己身体的异样,抬头的时候,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摇了摇头,“等他找你。”

     “等他找我?那要什么时候?”夏菡从来不知道见夜箜铭还要等,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他找她。

     “不知道,他见你的时候比我多,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陆曦的眉角微微动了动,脸上出现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怎么听说昨天你们还在一起,这么快就要再见面?夏菡我还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依赖他呢?”

     夏菡看着他那欠揍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龌蹉的事情,不过碍于他身边有金发美女在,她也扯出一丝微笑,回道:“我也不知道陆少如此的忙,昨天还是一个褐发中东双眼皮美女,今天就换了欧洲金发碧眼的公主,您也不是一般的忙。”

     陆曦微眯的眼睛看着她,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是在报复?”

     “哪里,我是关心您的身体,还有,如果这回这个甩不掉可千万别拿我当炮灰,被人甩巴掌的场面,我再也不想见到。”夏菡说完,表情是狰狞的,看的陆曦都有些心惊,听着她摔门而出,他坐在那里动了动他那双可爱又让人感觉诡异的大眼睛,不满的说:“什么态度?不是说事情过去了吗?怎么还这么生气?难道又被人甩巴掌了?不会吧?”

     半个小时之后,夏菡无精打采的走出经理办公室,又没有找到他,还被经理骂了一顿,“你是什么人?你以为夜少是想见就能见的吗?夜少可是大忙人,别以为你是夜少送来的人,就可以没有规矩,想见夜少就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然你永远别想见他,我先把你开了。”

     听了这样的回答,夏菡突然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原来这么大。她就是他的一个宠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她想见他一面都是这样的牵强。

     夏菡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更多的是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错还被人甩了巴掌,想发泄才知道自己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垃圾,每个人都能在她身上踩一脚,她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不过今天唯一能让夏菡安慰的就是,今天是她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天,一个月的期限终于到了,过了今天,她就真的自由了。

     “夏菡,你去厨房帮忙,把那里的盘子都刷了。”下午是夏菡的班,刚交接的时候,经理就飘来这么一句话,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月,经理从来没有对他发不过这样的命令,这不禁让她一愣,“经理,我是负责大堂的,刷盘子应该有负责的人啊。”

     “我说让你去你就去,谁规定你一定要在大堂待着?”被经理莫名其妙的训了一顿,童亚辉赶紧把她拉到一旁低声说道:“夏菡,你不要生气,这个经理是谷家的人,对你难免苛责。”

     “谷家的人?”夏菡随口问了一句,“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傻丫头,你没看报纸啊?”

     童亚辉的一句话,让夏菡顿时没电了,不会吧,难道这也受到报纸的全面覆盖天啊,她第一次感觉到媒体的力量居然如此惊人。

     “咱们这位经理和谷家有些关系,他看见你和夜少的照片出现在报纸头条上,眉头都快皱到鼻子了。我告诉你,听说谷家和夜家有婚约,虽然不知道夜少以后会娶谷家哪位千金小姐,但是你都无疑成了谷家的眼中钉。

     他现在这算是公报私仇,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最多也就能做到这种程度,毕竟夜少的人,没有得到他的许可,如果下了重手,不管他是谁,夜少都会扒了他的皮,所以你就忍忍吧。”

     听着童亚辉的话,夏菡哭笑不得,刚刚她还去经理的办公室为夜少的事呢,原来这是撞枪口上了,她今天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厨房帮忙。”

     童亚辉拍了拍她的肩膀,“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亚辉姐,你为什么不问我和夜少关系?你还愿意帮我。”童亚辉对于她的问题只是淡笑道:“我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有些事比你这个年龄的人看的清楚,无论发生了什么,清者自清,日子总是要过的。”

     听着她的话,夏菡总算安慰的笑了,“多谢你亚辉姐,那我先去厨房了。”

     夏菡一进厨房就被人带到了后面的除菌室,一看见满地的脏盘子,她不由的皱起眉,“这是几个人的活?”

     “原来是三个人的,不过她们今天都没来,所以只有你一个人。”厨房的辅助对着夏菡摊了摊手,“我也知道工作量很大,但是经理只让你一个人来了,我也没有办法。”

     夏菡总算知道了,原来男人的报复的心理也是这么的卑鄙,“那这些盘子我洗完要放哪?”

     “洗完之后要放到除菌柜消毒,然后这条履带会把干净的盘子放到这里,你再把盘子放到架子上就行了,小心不要摔碎了。”

     夏菡点点头,“放心,如果摔碎了第一个砸的是我,我可没那么蠢。”

     “好了,那你先忙,我还要工作。”夏菡无奈的点点头,带上手套,蹲在在一旁的小板凳上开始了她最后一天的悲催灰姑娘的命运。

     “她在哪?”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粉色的洋装站在会馆的走廊里,童亚辉看见她很是谄媚的笑道:“谷小姐,她就在厨房后面的除菌室,从这进去您就会看到她。”

     听着她的话,谷丽颖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你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记得以后帮我看住夜箜铭,我会给你更多。”

     “是,谷小姐,我愿意为您效劳。”童亚辉收了她的钱,脸上都笑开了花,和之前完全是两副嘴脸。

     轻微的脚步声,伴随着机器的共鸣声,还有夏菡洗碗发出的碰撞声融合在一起很容易被人忽略,架子上一摞新洗干净的盘子,是夏菡刚刚放上去的。

     一只手诡异的伸了出去,盘子慢慢的开始倾斜,上面的盘子随着惯性往下栽了下来,而夏菡就坐在那洗着碗,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直到盘子接连落下去的时候,“啊……”伴随盘子落下的破碎声,一声尖叫随之响起,“啪嗒……”夏菡整个人栽到了一旁,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了下来,而那脚步却没有停留,转身慌乱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