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chapter23 季晗的cady
    “你连三天都给我送参汤,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季晗正在拍封面,手表上的时针差五分十二点的时候,陆曦准时到了,一连三天都是这样勤劳奋起,每天的照顾无微不至,现在更是服务周到。

     “晗,来,喝汤了,今天的可是十全大补汤,还有水果,怎么样?给力吧?”陆曦抱着保温杯就跑到季晗的面前,而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两天,季晗身边的工作人员已经见怪不怪了,记得陆曦第一天过来的时候,知道他是谁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接待,不过季晗却不客气的说:“要来就给我好好待着,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撵出去。”

     以往的陆少早就发飙了,可是这回的陆少不仅谦逊谨慎,还讨好的点着头,绝对的忠犬,这让熟悉陆曦的人不由的大跌眼镜,这是那个纨绔易怒的富二代吗?

     “连续三天,陆曦,你这回还真是有毅力?居然能忍三天?”季晗看见他的汤也不浪费,拿起来就喝。

     “晗,你只要帮我,别说三天,三个月都行。”陆曦找了个椅子就坐了下来。

     “你为什么对夏菡这样上心,你就不怕夜听了怀疑你别有用心?”季晗这回的封面是吸血鬼,所以妆容有些狰狞,狠厉,再加上他天生的一双魅惑凤眼,更是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就连陆曦看了都会心颤悸动。

     “我也没有办法,你知道,我欠那丫头的,上次的事你也听说了,我冒充她的男朋友,结果很怂的把她丢下,害的她大哭一场,这次夜走之前说过让我照顾她,谁知道人直接照顾进了医院,你说,我总不能再见死不救了吧?”陆曦也是没有办法,他现在都害怕去医院,一看见夏菡那眼泪汪汪的眼神他双腿就发颤。

     “那也要分人,如果是被人,我会帮你,可是夜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和夏菡之所以认识是在白胜雪的订婚典礼上。”季晗放下汤,优雅的擦了擦嘴。

     “白胜雪的订婚礼?为什么?你怎么会去那里?”

     “白家是我所在公司股东,白家小姐的订婚礼让我去撑场面,而且你不是在电话里说夏菡很有设计天分吗?我也想看看她亲手做的礼服会是什么样子。”

     “那结果呢?”

     季晗嘴巴微微抽动了一下,“结果被夜知道了,停了我三个通告,同时白家委托我做中间人的生意也直接给拒了,我损失了差不多七百万,而白家也损失了三家子公司。”

     “夜做的这么绝?他居然停了你的通告,连生意也不给你做?”陆曦惊讶纠结的陷入沉思,这个结果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多说是财务上的警告,可是陆曦知道,夜箜铭这样的警告对季晗来说有多严重。

     夜箜铭,季晗,陆曦,三个人认识有十七年了,从初中开始三个人就是形影不离的朋友。可是就在他们念高二的时候,季晗的家破产了,而是始作俑者却是天宇集团,夜箜铭的本家,而那时夜家的掌舵人是夜箜铭的二伯,一个心狠手辣的狠角色。

     季家破产之后背负了巨额的债务,而季晗那时刚满十八岁,在法律已经成年,所以在季父背叛入狱之后,他便负担起季家的重担,偿还债务的事情也落到了他的肩上,而那时夜箜铭知道这件事之后,直接飞去了美国,在天宇的总公司把他二伯狠狠的揍了一顿,而结果就是他二伯重伤住院,他也是受到了夜家家法最严厉的惩罚。

     整整一年被关在夜家老宅的地下室里,出来的时候,陆曦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一个妖怪,灰头盖脸,头发蓬乱,眼圈青紫,满身邋遢……,但是只有那双鹰眼散发出的气质还让他熟悉,证明他是夜箜铭没错。

     从那时之后,季晗好像也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面对夜箜铭虽然没有和以前一样的亲切,但是却也没有厌恶和憎恨,不冷不热,也不多说一句话,就好像是油和水,即便是在一个空间里,也互不相容,但是却也不排斥。

     不过原来爱笑,爱调侃的翩翩公子季晗却变了,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原来是金钱如粪土,现在却不得不为了粪土出卖自己,为了赚钱他去打过小工,做过兼职,陆曦也是从那时才发现,如果没有了自己身后那强大的背景,他们什么都不是,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也许是为了弥补,也许是为了偿还,在夜箜铭进入天宇之后,就开始为季晗铺路,季晗做了模特,他就把天宇炙手可热的代言给了他这个没有背景的新人,季晗需要钱还债,他就把他列为天宇的中间人,让他从中抽取利润。

     当然,这样的回报,对于性格傲然的季晗,是不会轻易接受的,可是夜箜铭却对他说:“是天宇让你们家落到这个地步,这是你该拿的,我还觉得少呢,不然我就把这些钱扔了,不过却白白的便宜了不劳而获的人。”

     所以季晗现在大部分的经济来源,除了他现在是当红模特所接到的工作以外,还有就是做中间人进行利润抽成,而这些钱大部分都会让他用来还债,夜箜铭这样做,不仅让季晗少了一笔巨额的收入,还有的就是表明了他的态度,从那以后的第一次,他驳了季晗的面子,同时也对他发出了久违的警告。

     这意义,就算季晗不明说,陆曦也是知道厉害的。

     “看来,这事我是真的帮不了她了,你要是早说,我也就不来缠着你了。”沉寂了一会儿,陆曦不禁扶额叹气,一种挫败感弄的他狼狈不堪,起身离开的时候脚步也是千斤重,不过季晗却无能为力,有些事他能在夜箜铭面前说,有些却不能。

     这么多年他一直维持着他们之间的底线,一旦越过,他真不知道自己和他会不会形同陌路,又或者成为敌人?

     “陆少,你等等,陆少……”突然听见有人叫他,陆曦转身回头看了一眼,季晗的经纪人肖强提着一个保温杯跑了过来,“陆少,这是您的保温杯,晗让我给你送过来,他还说明天您不用送汤过来了。”

     陆曦结果保温杯漠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居然让我给他送了三天的汤,季晗你还真是鸡贼。”

     肖强一听笑了出来,知道陆曦爱说一些小孩子的气话,他善意的笑了,“陆少,其实这两天我应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一定会被骂惨了。”

     “骂你?晗又抽风了?”陆曦只是随口答了一句话,反正现在他也没有什么事。

     “前几天因为服装的原因他又炒了一个助理,这不这几天我到处招聘可是就没有找到合适的,要不是这两天您过来送汤,帮我们搭配好了服装,我们可就要惨了。”肖强一想到这里头都大,季晗对助理的要求很高,哪怕是有一点失误都不会再用,他这个经纪人能跟他三年,纯属异类。

     “等等,你说季晗的服装助理被炒了,也就是说他身边缺少一个服装助理?”陆曦的眼睛突地一亮,看的肖强浑身不自在,就好像被一匹饿狼盯上了一般,总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陷阱,而且还是自己自愿跳进去的。

     “季晗,既然你不忙我,我就自救,别怪哥们利用你,只有这样,你没事,我没事,夏菡也没事,皆大欢喜的事情,没道理我陆曦不做,哼哼,到时候一定有好戏看了,夜,你等着瞧,这回我一定让你拿我没辙。”陆曦心中腹诽着,脸上却一反之前的阴霾,笑的更加灿烂,就好像雨过天晴后的彩虹,Bling Bling的光辉耀眼。

     三天后,XX娱乐公司的面试会,夏菡拿着填好的简历走进去的时候,不由的愣在那里。发愣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她真的没有想到今天来应聘的人这么多,只是一个小小的服装助理,居然有人拿着硕士文凭来应聘,这太夸张了;第二,让她诧异的是,来的人居然都是男的,没有一个女的?当她这个万绿丛中一点红刚出现,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审视、探究、疑惑……,那眼神简直可以让她挖个洞直接钻进去。

     而面试的工作人员一进来看见她的时候,很直白的说了一句,“这怎么有个女的?不是说招聘男的服装师吗?而且头上还扎着绷带?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不是医院的CT室。”

     夏菡华丽丽的囧了,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心里却不停的咒骂着陆曦,就连祖宗十八代都带上了,可是如果他知道陆曦的背景,打死她也不会骂出这样的话,就算在书里,她同样不管挑战权威。

     “这是陆少特意送进来的人,不能不收。”一个知道内情的人,赶紧在刚刚说话的男人耳边低语:“总监你就少说几句吧,陆少我们谁都惹不起。”

     “陆少送来的人?”那个男人原本神气的表情,差点垮了,“你怎么不早说?怎么还是一个女的,要知道陆少送人就应该直接录用,或者把录用的条件修改一下,“这叫什么事啊?不是明白告诉别人这有□吗?”

     “我们也会才知道,来不及了,而且陆少指明了这个女的要给季晗当Cady,而且我看了她提交的资料,虽然学历不够,但是实力还算不错。”

     “给季晗当助理,你在说笑吗?他指明了要男助理,我们录用一个女助理,送过去,是你不想干了,还是想我不陪你失业?”

     两个男人嘀嘀咕咕,脸色都格外的难堪,让整个面试的会场弥漫着一股神秘诡异的气息,弄得夏菡忐忑不安,被看的如坐针毡。

     “喂?”季晗刚刚回公司就接到了陆曦的电话,电话那边的陆曦笑的十分惬意,在他的办公室里心情大好的欣赏了楼下的蔷薇,“谈的怎么样?合同签下来了吗?”

     季晗走进公司大厅,摘下墨镜,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淡笑,“恩,很顺利,签下来了,佣金百分之三十。”

     “满意吗?”

     “多了百分之十,你打的什么主意?怎么会给我这么大的优惠?要你二哥知道,一定给你好看,你们可是少了三个百分点的利润。”季晗昨天接到陆曦的电话,说是给他一笔生意,还是中间抽成,不过今天去了,出奇的顺利,直接五百万进账,但是却让他有些不安。

     “那是他的事,你不用管,事情办成就行了。对了,我给你送去了一批服装,都是这一季的最新款式,还是限量的,全都无偿送给你,一会儿看看,满不满意?”陆曦的殷情,让季晗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凤眼若有所思的微眯,微微沉默了一会儿,他问道:“你究竟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哈哈……”陆曦在电话那边大笑起来,然后毫不掩饰得意的说:“我是在帮你,这可是给你补偿那七百万利润的买卖,就算有对不起的地方,不至于要你的命,今天我给你送去了一个才华横溢,能力出众的服装助理,你要善加利用,千万不能辜负我的心思。”

     “你说什么?”季晗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回头看向肖强低声问道:“今天公司有人员面试吗?”

     肖强微微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有,是服装助理的招聘面试,就在新生人员培训室。”

     季晗一听,转身就走,肖强带着人赶紧跟了过去,“砰”的一声,就在面试刚刚开始的时候,培训室的门被打开了,季晗身材修长帅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整个画面停滞了三秒钟,面试桌的后面站起一个人,看着他惊讶的说,“晗,你怎么过来了?”

     季晗却没有回答,眼睛往面试人员里一看,一眼就看见了“与众不同”的夏菡,他脸色冷凝的把手机再次放到了自己的耳旁,声音阴冷低沉的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曦哈哈大笑着说:“看见了?怎么样?我安排的不错吧?我知道你需要一个男助理,不过清一色的男人,看着多别扭,就算要躲避谣言,也不需要一堆男人在一起吧,这样会让人怀疑你的取向,而且我送的这个绝对有资本,你不用担心谣言报道,我相信就算有什么不要的言论出来,夜也会帮你消掉,所以你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她吧,这样你good,我good,大家都good。”

     “算你狠。”

     “七百万只买了一句狠,有点亏了。”

     “你居然用七百万就敢设计我,你赚了。”季晗挂断电话,凤眼微眯冒着杀气,看得夏菡浑身冰凉,她有种刚出虎窝又进狼窟的感觉。

     “不是为我选cady吗?”季晗冷冷的看着夏菡,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的抬起手指,指着坐在中间的那一点红说道:“就她吧,让她做我的服装助理。”

     听着季晗说完,夏菡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完全忽略了周围的视线,眼里只剩下他那妖孽一般的眼神,说不出哪里怪异,但是却透着未知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