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人物写真

姑夫林海中的创业路

发布时间:2018-07-02

 

带着许多梦想和对大兴安岭的向往,姑夫与乡里的几个同乡,于1959年的秋天来到兴安山脉的西北坡,始建的得耳布尔局。谈及姑夫——冯海富,为何要来林区,朴实的他说,只因那年月,村里闹饥荒,家中几口人,辛辛苦苦忙碌一年,可围着锅台所吃的饭还是清汤寡水。没办法,举家断米缺粮的情况下,姑夫的母亲就将玉米芯,用碾子压碎,再用箩筛细,放点盐,贴成小饼,食之无味,不易消化,大便疼痛难忍,难以排泄。艰苦的岁月,偶然一次机会,获悉国家开发大东北,以采伐林木为主。年仅18岁的姑夫,与家人商量要来大东北,长辈们不同意,宁穷在一起,也不出去卖命。几经商量,家中主事的只同意试着干一干,不行马上回来,姑夫同邻乡的几个年轻人,带上家里亲戚凑出来的六十元钱,乘火车北上来到这儿。

艰苦创业

到了得耳布尔后,在有关人员的组织下,姑夫他们一人徒步来到林业局的所在地,只有30平米的板夹泥房就是林业局的办公场所,另有三顶帐篷,外面停放着几辆全新的马车。中午林业局为他们每人定量两碗高粱米饭。那时已是上等的招待了,大家三下五除二,两碗米饭吃光了,一抹嘴却不知是啥滋味!

因为姑夫年龄偏小,被安排做了辅助工,为队部的伙房拉水。上秋了,比家乡天冷得早,姑夫驾着马车到东边的小河,用一只小水桶将灌好的水倾入马车的大水桶之中,往返在小河与部队之间,一天、十天、半个月……队部的饮用水都是姑父一趟又一趟地拉回来。当时姑父只有一张被子,睡觉时要在两位同乡褥子的夹缝处睡,虽然工作辛苦、生活环境差,但是姑父不说一声苦,不喊一句累。坚持了一个月,工资发了下来,二级工标准38元钱。姑父用第一个月的薪水为自己添了一张褥子,还是托人买的棉花、布料缝制而成。为了改变当时个人因素的局限,一有机会,姑父就自愿跟随伐木工用“大肚子锯”伐木头。他凭借一股钻劲,不讲条件,不要报酬,硬是学会了伐木技术,成为了东方红老二队的一名伐木工人。伙食定量由28/月增加到53/月,定为五级工,一个月工资额达到100多元。就在这时,三位同乡找到了他,商量着说,这里的天气太寒冷,手脚都冻了,活太累,太危险,饭也吃不饱,十分想家。可是姑父没有要走的想法,最后三位同乡返乡了。姑父认为,虽然环境条件艰苦,但林业局才刚刚起步,以后会好的。他嘱咐同乡回家后不要跟家人说这的艰苦,就说这挺好的,有吃有住,并且给家人捎去了185元钱。这些钱为苦难的老家人解了燃眉之急。

奋发作为

时间一晃,到了1970年,林业局由小到大,从无到有,有了很大的变化。勤奋好学,吃苦耐劳的姑父,也随着林区的半机械化作业,当起了东方红拖拉机驾驶员。从这一刻起,姑父由一位农民彻底向新一代的工人阶级转变,他的信条就是要扎根林区,献身林区,为建设国家做贡献。

无论春夏,还是秋冬。姑父早上顶星光而出,夜晚带月光而归,每天十二三个小时的工作量,每个月都超额完成任务,而且耗油、耗材料低,故障率也在同行中最少。有一次拖拉机大灯被树木弹碎了,为了不耽误生产任务,他就到队部要了一个提灯,让副驾驶员驾车,自己顶着星月,举着灯引路。到了吃饭时,副班驾驶员才发现,姑父的脸和手被车压砸的枝条,抽打的一条子一条子的红肿,还未等助手多说话,姑父开口便说:“好好干活,宁让身受苦,不能受批评。”就这样每个月下来,姑父的包车组在全队都是名列前茅。

由于积极肯干,思想进步,技术过硬,林场决定推荐姑父到林业局参加第一批汽车驾驶员学习班。197511月姑父开上了一汽出厂的“解放牌”汽车,踏上了运输木材之路。姑父不仅是开车的能手,更是修理汽车的高手,把车看得比孩子还要亲,到现在还有人找他检修和排查故障。这一行他一干就是16个年头,大队曾为他评出三个第一:运材量第一,机车零故障第一,节约的油脂材料第一。如此以来,姑父连续几年被林业局评为“先进个人”,被林管局评为“劳动模范”。奖状被我们一张一张地贴到家中的后墙上,由于业务技术精湛,姑父又被推荐为林业局第一批工人技师。

姑父笑了

在姑父的感召下,我和哥哥都考上了林学专业。现如今,姑父十分满意当前的生活---菜篮子丰了,米袋子满了,火炉子旺了。餐桌上习惯放置一壶老酒,还有到市场随意选回的可口小菜。笑口常开的姑父,冬天出门穿上时髦的羽绒服,夏季是舒适的休闲装,没事的时候到“步行街”转一转。建局已经60年了,林区停伐,保生态。在绿色事业感召下,让林区后续有林,蓬勃发展。而今,守望“绿水青山”一辈子,特别珍爱这片“金山银山”。习总书记来林区考察后,更令姑父喜出望外的是,当下告别了38年的板夹泥,斜杖子,歪歪墙的房院,喜迁棚户区改造的新砖房,姑父是千千万万林海人的一个缩影,是党和企业的惠民政策,让与姑父一样,更多的林区老工人,拥有了幸福祥和的晚年生活。

                                                                                                  (文/刘利   陈志军

                                                                                          (责任编辑:高智倩  审稿:宇文韬)

浏览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