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秋 吟 燕鸣

发布时间:2020-08-11

1

  夜深了,风从半敞的窗口吹进来,有了丝丝冷意。

  裹紧睡衣,我把窗外一盆孕满花苞的小小石榴花搬回阳台,和那盆没有开花讯息的茉莉并排放在一起。我不知石榴花是否像我一样感觉到了秋夜的凉意,或许她更喜欢清凉如水的秋夜吧,我凭着自己的一厢情愿让她回到室内,她是否有些无奈呢?

  秋虫不甘寂寞地吟唱着,让夜色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情致。夏夜的炽烈渐行渐远,默立窗前静听秋声,因了满负荷的工作,浮躁了一个夏季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时我忽然发现,窗外护栏上不知谁家的丝瓜不安分地红杏出墙了,疏疏密密的瓜藤悄悄爬满我家的阳台,夜色中,那些藤藤叶叶的剪影很有一些中国水墨画的味道。几只丝瓜吊在藤叶之间无人采摘,想必它们已经老得只能做瓜种了。花儿还在开放,我守着窗子暗自思忖,如果再长出丝瓜,该摘的时候就摘掉,免得又变成了瓜种。

  流浪猫从窗下走过,成双结对的,也许是夫妻或情侣吧,它们双双隐入草丛中,没有了春天的叫喊。秋夜就应该是这样安静的,这才是深沉的初秋之夜。

2

  寂寞的秋雨趁着夜色悄悄下了起来,淅淅沥沥,有些没有底气的感觉。

  静听夜雨,我立刻记起了宋代词人蒋捷的那首《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是的,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听雨心境也不同,“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的欢快,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有几句最切合那种心境:“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人到中年时,在风雨飘摇中颠沛流离,怀着坎坷遭际和悲凉心境听雨,自然是满怀惆怅,恰是温庭筠《更漏子·玉炉香》里的心情:“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的“空阶滴到明”滴出的是一怀愁情,是无边的痛苦和哀叹,蒋捷的“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则已心如止水,鬓发已白,参透了人生酸甜苦辣,对一切都是波澜不惊,冷眼旁观周围的一切,漠然听着窗外的夜雨,内心深处的感触不过是“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罢了。

  一夜淅淅秋雨,一日瑟瑟秋风,一个日夜就变换了季节,街树的色彩有了层次感,黄叶随风乱飞,骑车人衣裾飞扬,女人们长发飘飘,秋天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些气质非凡。

3

  淅淅沥沥,断断续续,下了一天的秋雨。这场秋雨很温暖,无风,雨滴静静地飘落,无声无息,有春雨般的温润。寂寞了一天,我站在窗口看风景,楼下人迹寥寥,几只猫在雨中扭着婀娜的步态。雨丝似有似无,说不上缠绵,自恋地在半阴半晴的初秋日子里默默抒情。

  我突然想到这场温暖的秋雨中走一走,和那些猫儿们一样散散步。我没带雨伞,细雨打在脸上的感觉很是凉爽。路边有一棵柿子树,青中透黄的柿果高高挂在枝头,两个女孩站在雨中仰望树上的柿子,说着有关柿子树的悄悄话:“我天天打这儿经过,天天都会看这棵树几眼,终于看到柿子快要熟了。”“你看了也是白看,熟了也不会是你的。”“我都快爱上这一树的柿子了,就要一个成不?”“成,可是你够得着吗?”“我还真是够不着,你替我想想办法啊。”“你照着树干踹上一脚,看看行不?”“不行不行,那样掉下来的还有囫囵个儿吗?”“哈哈……”我渐渐走远,女孩们再说什么听不到了。

  沐浴着丝丝细雨,我的内心深处却比秋雨多了一丝缠绵的味道,回头再看那棵柿子树,一些叶子已经殷红,秋天了,柿子也快要红了,我真心希望,虔诚爱上柿子树的那个女孩能够得到一个最好的柿子。

4

  转眼之间,秋天又要走远了,我分明听到了它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春天是一个懵懂少年,夏天是一个阳光帅哥,秋天是阅历丰富的多情男子,四季之中它最具魅力,离去的时候总要带走每一片叶子,那些叶子换上了一生最美的服饰,在它的轻轻呼唤下心甘情愿地随之而去,给冬天留下满山遍野的空树干在寒风中呜咽。

  我喜欢秋天的深沉,喜欢秋风的阳刚,喜欢秋叶的多姿。秋天执意要走,人们挥一挥手,送走了与秋天有关的一切,我们把继续留了下来,等待冬天的雪花,等待又一轮秋冬春夏。